洛诜玟

一个废人,只会打call,pr的那种。

“师姐师姐!你看我和江澄谁可爱!”

江厌离:…嘿呀!(///q///)
-
猫猫澄兔兔羡,云梦双杰手牵手——

草稿流。qqq。自行避雷谢谢

三大悲·金光瑶

*个人理解偏多,自行避雷
*可能是ooc吧
*轻微曦瑶向

一悲悲身世  

出生卑为娼妓子,一世皆扣低下名。

分明何事未错,世人却欺他辱他骂他笑他。这出生贫富可由得了他?纵他贵为仙督,纵他功劳满屋,不过一句"娼妓之子",视为乌有。  

他滚下金麟台两次,皆是因为出生所害,只不过第一次未言,第二次道破,直穿心窝。  

他这半生,付出的所有心血皆为洗去骂名。到头来,仍是无果。  

二悲悲虚伪  

他若想洗去骂名,就得受人敬仰。可受人敬仰岂是手到擒来?  

他算尽机关,出谋划略,虚伪堆成的残骸支撑了飞逝的光景。  

他与聂明玦,终不是同路人。他厌他睚眦必报,厌他镏珠必较。聂明玦也厌他辱他,金麟台可高,身为来客将他从此踹下,却毫无怨言,忍气吞声。  

他乐,不可轻易笑,他愁,不可轻易丧。他怒,不可轻易颦,他哀,不可轻言苦。  

认祖归宗,金氏之主,着实来之不易,也不知费了多大心思。可这玲珑七窍心,也不是好成的。最后却落了个臭名昭著。  

三悲悲七情  

孟瑶年幼失母,被父唾嫌。仅是孩童,心之创伤如此之重。  

不择手段之际,早已置情于不顾。  

世人终不知他,也罢。他想,薛洋也晓一二,信他仍有二哥,也算福气。始料不及,观音庙内仅凭他聂怀桑一喊,居然心不乱眼不眨,一剑穿胸。可笑,逝前最后一晓竟是晓得了蓝曦臣心底自己模样,终究不过娼妓之子。  

他虽聪明一世,也有感情用事。终焉来临前,本欲拉人陪葬,却败给了最后的温柔。  

封入尸馆,永不超生。  

*云梦双杰的很奇怪的梗

*ooc有
*澄羡
*假车

夜阑人静,虫飞鸟鸣。

莲花坞也熄了最后一盏灯。按照约定,江澄和魏婴的寝室也该静如止水,原因是不久之前江澄很粗暴的告诉魏无羡,他非常困所以没时间跟他闹。

双双道过晚安则各居一方,魏婴倒是出奇的安静,仅是窝在床侧,居然一声不吭。他一垂首,冉冉开口。

"你别转过来。"

此话不明所意,听得江澄云里雾里。魏无羡企图只有两个,一是确定对方是否入眠,二是告诫他万万不得转头,怕回眸一撇,望见什么不该望的。

江澄又不知道,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。

"干什么。"

又是漫漫沉默,俄倾,魏无羡下了好大的决定才语道。

"…下不去了。"
"什么下不去?"
"…突然立起来了,下不去了,疼的紧。"
"……"
"你别转头就行。"
"嗯…。"

闻人一声答,魏无羡仍是犹豫不决,踌躇半天才有了动作。探手入裤,仅是套住,上下摩挲。怕是开始的脑内一热,才忘了茅厕。

手上动作愈来愈快,脑内场景愈是不堪。开头畏畏缩缩的,之后就乐在其中了。低吟沉沉,房内又安静,满是他嗯啊声。听得江澄耳根发烫,面色发红,顿时,睡意全无。

这还不够,魏无羡有意无意的吐句更是让江澄抓狂。像什么"停,不要""不行",之类的,整得他坐立难安。好一阵子魏无羡这厮才消停,最后还偏偏唤了江澄一声名儿。

江澄现在是又羞又涩,整个人红的像个西红柿。不巧了,下身也起了反应,恼得很。又是一股脑,江澄一转身,猛拍了对方肩一下,惊的魏无羡连忙提裤。

"江澄你干嘛。"
"你说你把我叫立了,该怎么办。"
"啊? "
"你刚刚叫也就算了还喊我名字你不知道吗?"

江澄一个辗转,压在魏无羡身上,不待答复,径自俯身落吻。   

好,停,刹车。

有点黄的手书准备(…)易燃易爆炸——
啊对是裤子没穿,画风炸裂很奇怪。
Q3Q还是一个瑶❤️

“要我美艳,还要我杀人不眨眼”

洛阳扇!!!超爱他!!!(单涂层摸鱼)

就,一个机。太苦恼了,根本画不出忘想画出的感觉(…)